怎么看黄片

目录 未分类

昆明城中,临时给进城避难百姓搭建的棚户区里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旭子哥,你听说了吗朝廷在招募新军呢。”

李石头凑了过来,压低声音道。

赵旭皱了皱眉,将半块干饼子狠狠的咬了一口。

“当兵不去。”

他毫不犹豫的说道:“在乱世做什么都行,就是不能当兵。连饭都吃不饱,还要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随时和人拼命,说不定哪天就见了阎王。我赵旭就是渴死,饿死,得瘟疫病死也绝不去当兵”

他对当兵有极大的抵触情绪,是因为对兵着实没有什么好印象。

所谓兵不如匪,说的就是当兵的狠起来连土匪都不如,抢的百姓鸡飞狗跳。

再说当兵整日舞刀弄枪的安实在没有保障。

看着威风,说不定哪天脑袋就搬家了,有啥意思

他的哥哥都当兵战死了,老赵家如今就剩下他这一根独苗,爷娘咽气前千叮咛万嘱咐要把老赵家的香火延续下去。

李石头犹豫了片刻道:“旭子哥,这你说的就不对了。当兵也不像你想的那样差,再说兵有好也有坏”

长发小姐姐条纹衬衫超短裤白嫩美腿写真图片

“你莫要说了,我是不会去当兵的。莫不是当官的叫你进城避难,你就念着他们的恩情了便是要报恩也不是这么个报法”

“我听说,这次招募的新军一个月有一两银子拿,而且顿顿有肉吃,饭管饱。”

“啥”

赵旭听到肉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吐沫。

这个时代的平头百姓莫说是肉了,就是饭都吃不饱。

赵旭并不关心军饷有多少,但这顿顿有肉吃的吸引力也实在太大了吧。

“你说的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啊。这次招募的新军是禁军,直接归陛下统辖,待遇自然差不了。”

“陛下”

赵旭一双眼睛瞪的犹如牛铃一般。

“怪不得待遇如此之好,原来是天子亲军。”

赵旭喃喃道。

在他心目中皇帝一直是个高高在上虚无缥缈的存在。

他常听人说皇帝极为富有,皇后娘娘顿顿可以吃大饼卷熏肉,皇帝陛下锄地都用的是金锄头

如此看禁军待遇好也就能理解了。这毕竟是禁军啊,是护卫皇家周的。

便是大明朝廷再穷,打肿脸充胖子也得给皇帝陛下组建一支撑门面的禁军啊。

“只是,咱们这样的人家能要吗”

由于长时间吃不饱饭,赵旭和李石头的身材瘦削,虽然没有皮包骨头那么惨,但跟健壮确实是不沾边。

“反正前些时日咱们村子里的铁柱被选上了,还发了一套棉甲呢,整日里在我面前炫耀”

李石头有些嫉妒的说道。

“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去啊。”

赵旭心里有些发痒,催促道。

见赵旭态度转变如此之快,李石头挠了挠头道:“方才旭子哥不是还说,就是饿死,渴死,得瘟疫病死也绝不去当兵吗”

赵旭闻言翻了翻白眼道:“我说过这话吗你一定是听错了。”

他方才以为应征一般都是战兵,那种战兵当起来实在没意思。但天子禁军就完不同了,那可是战兵之中地位最高的存在啊。

李石头倒也不计较,笑声道:“那我们就去试试,万一被选上了呢”

这话倒是没错,选上了是运气好,选不上对他们来说也没有任何损失。何乐而不为呢

遴选新军的报名处城中有许多,赵旭和李石头就近去了离棚户区最近的一处。

让他们感到惊讶的是,此刻人们已经排起了长龙,照这个速度等轮到他们不知要什么时候了。

“旭子哥要不我们先回吧。”

见来应征的人如此之多,李石头一时打起了退堂鼓。

“来都来了,岂有随意离开的道理。”

赵旭却是不答应,拉着李石头就加入了排起的长龙。

“旭子哥,你说东虏可怕不”

毕竟是要当兵,李石头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怕什么。东虏又不是生了三头六臂,你越是怕他他越欺负你。”

赵旭冷笑一声道:“依我看东虏就是被吹出来的,真实战斗力也就那样。”

若是一个月前他是肯定不会和东虏扳命的,但在看到明军一次又一次的获胜,把东虏打的落花流水之后他发现东虏的战斗力并不像人们口耳相传的那么可怕。

东虏也是生的一个脑袋一张嘴,把脑袋砍掉了照样活不了

“这样子啊。”

李石头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

“下一个。”

不知等了多久,终于轮到了赵旭和李石头。

赵旭两腿已经站的发麻,他狠狠的掐了自己大腿一下强打起精神走上前去。

“差爷。”

“来应征的”

那执笔小吏扫了赵旭一眼道:“却是瘦了一些。”

“瘦不要紧,我能吃苦。”

赵旭为了顿顿有肉吃也是拼了,强自把胸脯挺了挺,硬气道:“我敢上阵杀东虏”

小吏赞许的点了点头:“后生可畏啊。是个好兵坯子。”

稍顿了顿,他继续问道:“叫什么名字,家在何处”

“回差爷的话,小的叫赵旭,石盘村人,父母双亡跟着村里人来城中避难。”

听闻赵旭家世如此凄惨,那笔吏愣了一下。

“你这名字不错,旭乃旭日东升之意,你将来定会出人头地有出息的。”

说罢把赵旭名字记下。

“谢差爷夸奖。”

赵旭说罢抱了抱拳,以示感谢。

“下一个。”

“差爷,我叫李石头。也是石盘村人,父母得瘟疫去世了,跟着旭子哥相依为命。”

“唔,你也是来应征的吧,那我就把你记下了。”

笔吏神色有些哀伤,叹了一声。

“登记好了你们便可以跟着那名军爷走了。”

赵旭有些惊讶道:“这便选上了”

笔吏没好气道:“哪有那么简单。某只说你们跟着那军爷走,到了军营之中还要遴选训练,通过最终考校的才能留下来。”

“哦,是小子愚钝。”

赵旭连忙道。

他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训练这段时间吃喝是不用发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