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看黄片的网址

目录 未分类

只不过,没等我们研究两天,诺伦帮反而先找上门来。

他们的来使给我们的程澄澄送来了两套衣服,拿出来一看真是气死人。

竟然是情的趣內衣。

里边还有一封信,他们的首领说听闻程澄澄长得美,约程澄澄三天后去他们诺伦帮地盘吃个饭,如果程澄澄不去,后果自负。

程澄澄看完了信后笑了一下,说道:“很好呀。”

我气道:“好什么好,你要去吗?你要去会会人家吗。出去应约吃饭吗。”

程澄澄说道:“我都好久没人约过我了,天底下除了你和少数人,真没人敢约我。”

我说道:“这头领听说四十多快五十,人长得也不好看,看这个做事方式,肯定是个大老粗,你约也要约有文化有气质,谈吐幽默的人才才行啊。这个配不上。”

程澄澄笑笑:“军阀头领配军阀头领,门当户对,怎么配得上。”

我拿出衣服给她:“去去去,真配啊。”

这帮军阀,连基本的交往礼仪,外交手段都不懂,这么高傲嚣张,能混到现在实属不易。

我说道:“其实你也经常有人约吧。”

绝美甜美晴日唯美迷人写真 甜美笑容温暖展纯真

程澄澄说道:“你觉得呢。”

我说道:“如果你是个身份普通的大美女,比如你是个公司的职员,一个空姐,或者是学校老师,我敢肯定一大堆人等着约你,但是你吧,偏偏是个万人之上的女皇,你说除了那些身份地位跟你相当的人之外,谁敢约你,可是那些身份地位和你相当的,要么就是老才有所成的上了年纪的人,要么就是一个王子皇二代,这类人你肯定看不上,如果是年少有成的巨贾商富,成功人士,多半是极强的自我,你更不会喜欢。”

她说道:“看感觉。”

我哈哈一笑,说道:“我这就奇怪了,我们的教主,还会看感觉,还有对男人产生感觉吗。心里面装的恐怕都没有男人这个词吧。”

她说道:“是吗。”

我说道:“装了吗。”

她说道:“神会知道。”

我说道:“对,神会知道,你自己不知道。”

柳智慧认为,这么无德的军阀,甘嘉瑜他们绝对不会去投靠。

这个军阀集团诺伦帮贪得无厌,假设甘嘉瑜去投靠,绝对被对方给一口吞掉,更不可能出兵相助。

柳智慧的分析向来是正确,她对人心的揣摩正确度几乎百分百,从一封信中一个人的言语能判断出对方的性格,从而能知道对方是怎么样的人,怎么样的心里想法,会推断出对方面对怎么样的事会做出怎么样的行为。

贺兰婷看了一下诺伦帮的地图后,发现这个军阀势力和我们有交界,地处西南侧,周边还有三个强敌围绕,处于四处交战之地,虽地处四处交战之地,却凭借着高山河水作为天然屏障,抵挡得住千军万马的进攻,在那边种植非法植物片鸦等贩卖,倒也发展得红红火火。

不过他们正因为头领的目中无人和自大,周边树敌无数,贺兰婷想把它们的地盘给吞了,但却不能自己去攻,她想联合周边三个军阀集团一起攻伐诺伦帮,周边三个军阀集团害怕的就是打不过,并且惹怒了诺伦帮,后果不堪设想。

贺兰婷的策略是远交近攻,攻下沿边的一寸土地,一寸土地就是我们的,而这些个军阀集团,其实都有着自己的弱点,贺兰婷认为若想要在这里站得稳,不能是故步自封,只要这小块土地守得住自己就行,更要让旁边的几个军阀集团对我们心服口服不敢觊觎我们,用诚意用真诚用利益让他们喜爱我们和我们交好,用武力让他们惧怕我们,用手段让他们不敢和我们作对。

说白点,就一句话,近者亲远者来。

说起来这就是一个战略外交手段。

目前我们最要解决的问题还是要知道珍妮所在的确切位置,甘嘉瑜也很能沉得住气,一个星期都没有联系我,她是要我们急,我们急了,他们就能狮子大开口,对我们喊着开条件了。

黑明珠急,我也急,父母更着急。

在我一早睡觉时,父母就拍打我房间门把我叫起来。

妈妈问我现在到底怎么办,孩子救还是不救了。

我说道:“妈妈,我不是不救,我肯定要救,我们这几天也都在想办法不是吗。”

妈妈问我道:“什么办法?”

我说道:“在查珍妮去了什么地方。”

妈妈说道:“小孩子多苦啊,人家要什么就给人家吧。”

我问:“给了人家东西,万一人家还是不放珍妮呢。”

她说道:“他们不会吧。”

我说道:“怎么不会。”

她说道:“先试试。”

很多人就是这样,为了救人心切,进了个思想误区,觉得对方说的会是真话。

我说道:“妈妈,我们怎么做,你就不要管了,你也不要去找她们几个,你这样子的话,我只能先把你送回去。”

她说道:“送送送,我就不想看到你们,孩子都不管了!”

我简单洗漱,在她的念叨声中,离开了房间。

去了贺兰婷那边。

贺兰婷快到预产期,在她妈妈陪同着散步。

她看到我过来后,坐了下来一棵树下的石凳子上,她妈妈去煮粥了。

我走过去坐下。

我们看着不远处黑明珠带着人在如火如荼的忙着搞防备工事。

我问道:“我妈他们没来找你吧。”

贺兰婷说道:“他们找了黑明珠。”

我说道:“唉真的是烦。”

贺兰婷说道:“爷爷奶奶爱孩子心切,无可厚非。”

我说道:“头疼死了,一早就来问我你们是不是不救孩子了。”

贺兰婷说道:“如果知道她在哪个军阀手中,我们自然会救,但我们还没知道。”

我说道:“他们很能沉得住气。”

贺兰婷说道:“快了,就这两天了。”

话音刚落,我的手机响了。

我两顿时紧张起来。

我说道:“陌生来电。”

贺兰婷说道:“走。”

我们去了计算机天才的办公室,他那里部署好了尖端的追踪仪器,时刻在等待准备。

果然,是甘嘉瑜打来的。

等了好多天,终于等来了她的电话。

甘嘉瑜问我道:“张帆哥哥,早上好啊,你起来了吗。”

我问道:“起来了,什么事。”

我是故意的压着自己的激动声音心情说话。

她说道:“哎呀,那么平淡的语气啊,看来不是很期待我的电话。”

我说道:“直接说什么事吧。”

她说道:“难道,你接到我的电话,没有心跳跳?”

我说道:“我知道珍妮在你手里,你想怎样。”

她说道:“让你听听声音。”

手机里传来了珍妮的哭泣的声音。

我揪心急忙问道:“她怎么样了。”

甘嘉瑜笑笑:“她呀,她好得很。一个那么大的小孩,父母也不在身旁,哎呀好可怜呢。不过你放心,我会好好带她,多么聪明,可爱,来,珍妮,不哭了,和你爸爸说两句话。”

“喂。”那边传来珍妮稚嫩的声音。

我说道:“珍妮,我是爸爸。”

珍妮说道:“爸爸呀,你吃早餐了吗。”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礼貌。

我说道:“吃过了,你呢。”

她说道:“吃了呀,我在玩玩具。”

我问:“什么玩具。”

她说道:“猪小妹和乔治。”

我说道:“你和谁在一起。”

她说道:“小甘姐姐。”

小甘姐姐,是甘嘉瑜。

我问道:“你想爸爸妈妈吗。”

我自己一问这句话,心一酸,有点想哭。

她说道:“想呀,小甘姐姐说以后会送我去给爸爸妈妈。”

我说道:“嗯嗯,很快的,爸爸妈妈会去接你。”

甘嘉瑜说道:“珍妮来,让小甘姐姐和你爸爸说几句话。”

甘嘉瑜拿了电话,给我说道:“我对她很好,没有虐她哭,刚才的声音,是她晚上睡不着闹的时候哭了我录下来的声音。”

听着珍妮并不是过得很痛苦,我心里稍稍宽慰了一些。

我说道:“说条件吧。”

甘嘉瑜说道:“条件呀,你愿意给我什么?”

我说道:“你肯定想要越多越好。”

她哈哈一笑,说道:“嗯,张帆哥哥,你都很懂我了。”

我说道:“如果是可以接受的条件,并且你是真诚的做交易,说出来,我们可以做交易,如果是狮子大开口,而且交易不真诚,那这个交易就算了。”

她啧啧的说道:“看来孩子不是真爱,你和黑明珠之间也不是真爱。”

我问:“你倒是说说看,什么是真爱。”

她说道:“真爱的话,怎么可以自己的孩子都能抛弃呢?说不要就不要?”

我说道:“我们也是没法,因为即使我给你再多,你也不会放人。”

她说道:“嗯,我是有这么个打算,孩子实在是太可爱,我喜欢她,很喜欢很喜欢,我想留着她在我身旁一辈子。”

我不爽的说道:“甘嘉瑜,你想搞什么幺蛾子,要什么你就直说。”

她叹气一声,说道:“你身边几个女人一个比一个厉害,做军队的,带人的,打仗的,搞外交的,弄战略的,让我们失了地盘,去找别的靠山也没人接纳。正规军收了你们的钱不帮我们,很多军阀收了你们的好处赶我们走,张帆哥哥,你真要我死啊。”

我说道:“我没那么想,我针对的是觉辛甘秦豹,你非要跟他们同流,那能怪我吗?你怎么不来跟我。”

她说道:“跟你?你会对我好吗。”

我沉默片刻,说道:“你对我好,我自然对你好。”

她哈哈笑出声。